首页 | 新闻通知 | 部门简介 | 统战工作 | 理论园地 | 安康学院报 | 广播站 | 视音频 | 媒体报道 | 下载中心 | 学院主站 

今天是:
站内搜索:
美文欣赏
当前位置: 首页>>安康学院报>>美文欣赏>>正文
 
那些人 那些故事
2012-05-09 09:05 中文系教师 杨静 

    时间的脚步太快,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日历就又翻去一页页。

    看着影集里的自己从憨态可掬的刚满百日的婴儿,变成抱着布娃娃的幼童,再变成留着短发的小学生,再到镜框加白裙的文静的中学生……如今女儿都只比我矮半头了,时间却依旧像奔腾的江水,尽管浩浩荡荡去着,丝毫不理会我的留恋。

    上初中,最喜欢的就是放学后和几个同学在冬天的操场边捡些干草枯枝,燃起一小堆篝火,他们热闹,我却喜欢坐着透过跳动的火苗看冬日薄暮里红红的落日,心里就常无端生出少年的惆怅与莫名的哀伤。最好玩的莫过于家和学校仅隔一壁围墙,放学翻墙回家是那时最得意的事情。而最搞笑的事件是,下午放学与同学打完乒乓翻墙回家吃饭,饭后妈洗碗爸开始收拾东西说我们要搬家,那时的家当真少,三下五除二收拾停当,一辆架子车一拉,家就搬走了,等同学吃完晚饭了依葫芦画瓢翻墙来找我再打乒乓时,邻居告知搬走了,小同学当时彻底懵了说我们刚才还打乒乓她才翻回家的怎么我翻来就搬家啦?!

    那时楼房很矮空气洁净,就喜欢站在楼顶看城市四围的山,每次看山,心里就想着那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出去看看。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来的实习老师,教得好人也帅字也漂亮,那时就觉得老师真是样样好,教我们英语带我们做游戏,最喜欢叫我回答问题,实习老师走了我心里空空的。没料到几天后老师竟然又回来看我,后来还给我写信给我寄来席慕容的诗集又寄来汪国真的诗集,可我不敢把书带回家怕爸妈看见,就让好朋友替我保存,结果传来传去没了踪迹。

    那年难得的大雪,清晨天不亮就去上学,穿着妈妈给新买的当时最流行的红棉鞋,结果那所谓的“牛筋底”实在不防滑,于是一路屁股蹲儿摔去学校,心里都还是美滋滋的,那年头,时髦是女孩子心底最强烈的本能的渴望——在雪地上多摔几个屁股蹲儿又算什么!那天的体育课就是体育老师和我们一起打雪仗,雪花漫天飞舞着,一群疯孩子和老师在雪地上尽情欢笑着、追逐着打闹。好像那年以后在我的记忆里安康就再没下过那么大的雪,即便下过,也再不如那年的雪让人回味。

    高中的晚自习,所有人都喜欢早去二十来分钟,天色已暗但教室尚未供电,大家黑乎乎坐着讲鬼故事,讲得人绘声绘色,听的人一惊一乍。更有诡计多端的人便趁黑溜了去用火柴棍塞了负责开电闸的教务处的钥匙孔,老师来时气得七窍生烟也只得慢慢捯饬,于是我们又多了十几分钟的游乐时间,运气好了,如果那天的火柴棍无论如何都取不出来,老师只好气急败坏地宣布当晚的自习不上了,于是欢呼一片!我们又可以在习习的晚风中或者蒙蒙的细雨中三三两两相伴,一路高歌回家。

    那个和我一起因为办板报到太晚被锁在教学楼里而从二楼勇敢跳下去找人给我开门的男孩,现在是医生了;那个主动出击与我动手打架却被我打输了还倒霉地被老师骂的女孩,现在还是我要好的朋友;那个端午节的清晨撵上来悄悄塞给我一个香包的男孩,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店铺;那个放学后拉我去她家捧一只鸽子,回到家再放飞回去好让她知道我到家了的女孩,现在是幸福的母亲……

    童年的记忆与少年的心思,怎么都这么快,就如云烟般远去了。

关闭窗口

安康学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0 陕ICP备 06001643号  地址:中国 陕西 安康市育才路92号 邮编:725000